2009年5月15日 星期五

馬克白Macbeth--節錄(Act 5, Scene 5)小說用

Tomorrow, and tomorrow, and tomorrow,
明天、明天、又明天,

Creeps in this 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,
光陰就這樣一天一天地移步向前爬,

To the last 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;
直到紀錄時間的最後一刻;

And all our 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
The way to dusty death.
每一個昨天都照耀著愚人走上歸塵的死路。

Out, out, brief candle!
熄滅吧,熄滅吧,短命的燭!

Life's but a walking shadow, and poor player
That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
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.
人生不過是個能行走的影子,
或是在舞台上高視闊步的一個可憐演員,
馬上在無聲無息中悄然退卻。

It is a tale
Told by an idiot, full of sound and fury,
Signifying nothing.
生命是傻瓜口中故事,
說得激昂慷慨,
卻毫無意義。

--《Macbeth》(馬克白)


國中看過馬克白的情節其中一段(我忘了出現在哪了)
這是節錄最後一幕的段落。

如果這樣拿來套用最近的感受的話,
那好像也太悲傷了?我想法也沒這麼絕望吧?

是我小說要引用的,
不過我還沒想好要讓它以什麼形式、作用出現。
主角性格老早就設定好了,
只是它當然是會隨著我下筆想法而改變的。
我只用我的文字來寫我的故事,
華麗的詞語我不會--不會使用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分享任何想法與意見,謝謝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