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月17日 星期四

阿婆的口香糖


可能發生在鬧區、在小餐館裡、在小吃街中……去年我和朋友就在郵局前遇到了一位賣口香糖的阿婆,老實說應該很多人有類似的經驗吧!那次阿婆只有向我朋友用閩南語問「要不要買口香糖」,基於我是旁觀者的角度去看,他似乎有點猶豫,也許是因為我們離開郵局馬上要前往下一個地方了,朋友就有點靦腆地回絕了。至於他後不後悔,我有點害怕是因為我的關係,而改變了他原本想做的事情,我就沒去追問了,但對朋友、對阿婆都讓我一直耿耿於懷這件事;之後當然就進入了我腦中思考的世界。


  多半人應該都是會善意的拒絕吧?
  當然包括我,但是為什麼拒絕呢……?




「一條口香糖才十元、二十元,也許很少,卻可能換得阿婆的一頓溫飽。」
「『可能性』不大吧!他可能會拿去做一些我所不知道、不願意樂見的用途。」

「十元、二十元可能對我們來說沒什麼,對阿婆卻是莫大的幫助。只是十元、二十元,何必計較這麼多?」
「我可以把這些錢積少成多,還可以直接捐給更需要這筆錢的機構。」

「如果人家有其他辦法,才不會用這種辛苦的方式掙錢。」
「這種沒有生產力的工作,我不能支持,我希望用我的拒絕,讓阿婆知道有『更好的方式』可以換得生活的所需!我也不希望阿婆在這麼炎熱的太陽底下如此辛苦,但是我不支持靠同情心去賺錢。」

這大致上是我的理由。

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源由,不要傻傻地什麼都沒想清楚就下決定,卻不知道決定背後的原因為何。人不可訴諸於無知。我想我下次再遇到類似的情況,我會基於這些判斷、理由,委婉拒絕。雖然我終究會拒絕的,但是除了拒絕我還能為他做什麼?也許我可以發起萬人募捐活動,讓阿婆不用這麼辛苦,但是那要花不少的心力下去做,但是世界上有這麼多需要幫助的人,我總不能見一個,幫一個,我的愛難道就侷限於我眼中所能見到的人事物?於是我這麼想,在目前我選擇「拒絕」這個決定下,我還能「多」為阿婆做什麼呢……



來自於一個想法的推力,這又是另一個故事。比起國中時期,最近身體狀況雖然已經漸漸穩定了,但我還是定期要到醫院做抽血檢查,以前有個美女媽媽會一起陪我去,但是不想麻煩家人,所以上大學後,幾乎都自己坐車回診,三個月一次,來回車程大概四個多小時,老實說,這樣一趟下來會很累、心情也很差,在門診外等看抽血報告的時侯,突然有一位好像是拿著一個產品還是自己作品的學生上前詢問。

「不好意思,我是……這是……」因為有點恍神,聽不是很懂同學在說什麼,可能是在推銷什麼東西。當時我很想睡,但眼睛還睜著,大概是半垂眼的狀態吧,接著我抬頭想重新尋問他剛剛說了什麼,我猜我當時的眼神很可怕。正當我才開口「恩……」了一聲,同學馬上連忙道歉,慌張的一直說:「不好意思、對不起……不好意思……」他之後好像還有講了幾句話,不過講的很快,我根本聽不懂。等到我回過神來,他已經在跟我前面的病患說:「不好意思、對不起」準備結束對話了,什麼啊,速度也太快了吧,同學根本是自己推銷自己拒絕,這麼詭異的情況,難道是我嚇到人家了。本來想要抱著聊天的心態,再去問問那位學生,至少不要讓他有害怕、失望等等不好的感受,但是衝動沒有驅使我去做。好了,事情過了就算了,但是我很好奇,我當時怎麼會有那樣的衝動?

也許最後我還是不會接受同學的推銷,但我相信我能給他的是一種希望、一些鼓勵,而不是不必要的恐懼與不信任感。因為那次偶然的機會,讓我了解到,雖然我不是刻意的,但是對別人的「態度」,給對方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力,所以是不是能適度的在這方面下一點功夫,而不是只有把這種「為別人找想的想法」保留在心裡

有一次和阿筑邀了我和辰翊去了日月潭,因為口渴了水又不夠,就跟路邊商店的阿伯買了幾瓶水。「阿伯祝你生意興隆喔!」阿筑問候了幾句,和阿伯相視而笑,我們就朝風景區走了。因為他的溫馨問候,讓我覺得阿伯回覆的那個笑很真誠,也很珍貴,到現在我都還記得那句「謝謝」與笑容,被好好的收藏在腦海中。我當下就覺得,這肯定是我需要學習的地方。

回到口香糖阿婆的故事,我想了那麼多「自以為是」的想法、找了這麼多背後的藉口,去拒絕阿婆,不管隔層紗的原因是什麼,我這麼做為的又是什麼;如果我能正確傳達出「我希望妳好」這樣的想法,那我該怎麼做呢?也許下次再遇到,我又會有故事可以分享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分享任何想法與意見,謝謝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