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8月24日 星期五

面對另一面

對於悲傷的事,
它有存在的必要,
因為它使我們更堅強。

面對前幾個小時接受的悲劇,
儘管是虛擬的,
有的是衝擊,
但是沒有眼淚,
合理的解釋就是不懂為何人能如此勇敢、壯烈的犧牲,
儘管不是歡喜愉快的面向,
儘管感慨,
我還是好喜歡它的存在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分享任何想法與意見,謝謝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