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2月7日 星期日

蕭亞軒 鑽石人生 Shining Star

(原連結) 覺得寫得還不錯,分享一下。

蕭亞軒說, 有些女人是用鑽石做的。十年前的她,使用過鑽石鋒利的光刃,「劃傷」過別人,也傷害過自己。如今,她有著滿懷的鑽石柔情,台上光芒四射,台下溫暖自己的人 生。和她對視,你會發現她的眼、她的笑,似乎像被鑲嵌了某種吸光的物質,閃閃發亮,璀璨奪目。正當你想知道這光感從何而來,她用恬靜的氣息說,那是她的時 光累積,不偏不倚,在此時,耀眼得很。



閃閃惹人愛
忘記溫哥華的草原,忘記少女時代時的天真爛漫,流光飛逝,蕭亞軒早已是一位頂尖歌手。在冬季的北京,現身在鏡頭中的是一位靈氣逼人的女郎,這與之前的她相比,多少掛了些城府與曖昧。她笑著望望鏡頭,「咦!想不到夜晚拍攝更加有感覺。」事實上,她來晚了。從台北到北京,從早晨到晚間,她被無數個通告和採訪壓得幾乎喘不過氣,接近22:00,她總算要安落在我們的畫卷裡。
沒 有人去過問這兩年她的生活,不都擺在那裡了嗎?一襲簡約的小禮服,明眸皓齒,舉手投足一副女人味,看得出來她成長了。她跟我們講她的新專輯《鑽石糖》,和 工作人員分享她的全球演唱會的企劃,高興時,還會輕聲呢喃幾句。你隱約地發現她眉頭有些緊鎖,她說,「疲憊和興奮是榮辱與共的,像我,無比渴望躺在一張溫 暖的大床上,但和繁忙的工作比起來,我更癡迷於後者。」翻開手裡那張專輯,再對比眼前的蕭亞軒,忽然有一種被壓低的情緒,她太刺眼了。



在專輯《鑽石糖》裡,有一首歌名叫〈閃閃惹人愛〉,洋洋灑灑地被Elva唱出一片陽光心境。「有愛快用力愛越閃亮越愛,誰覺得刺眼是因為崇拜」這句 被無數歌迷鍾愛的歌詞,其實出自蕭亞軒的創意。「新專輯很多首歌曲都是講人生應該燦爛如花,這也是我這次參與創作的一件樂事。那種充滿積極、陽光、不倔強 更從容的氣息,是我想強調的!」
不可否認,在多數人眼裡,蕭亞軒絕對是「閃閃惹人愛」的,那包括此前的執拗個性,活得灑脫;而現在,她又增添了一種聰明跟靈巧,例如在我們的對話中,她很清晰地為我們勾勒出一個光閃閃、些許狡黠的女人體。


人人都愛鑽石糖
 蕭亞軒很愛吃糖,休息的時候,她會拿出幾顆給工作人員,然後放一顆在自己口中,臉上洋溢著滿足,像是吃了甜甜的蜂蜜一般。
「有時候,人都是幼稚的!」Elva忽然主動引起話題。「為什麼這樣說?幼稚了該怎麼辦?」我問她。她抿了下嘴,放一顆糖果入口。「幼稚也未必是壞事,我說的幼稚不是孩童的幼稚,是大人的煩惱。解決?多聽我的《鑽石糖》吧!」她被攝影師叫去繼續拍照,留下椅畔的幾顆香糖。
「來,1、 2、3!」攝影師開始用鏡頭切換蕭亞軒,那是一個變幻莫測的女子。她時而天真果敢,時而惋歎人生,她不斷熟練地變換著pose,與鏡頭情意綿綿。有一點她 說對了,人們有時的確是幼稚的,不懂得在生活的流光碎影裡活著的真正意義。那麼她懂了嗎?或許沒有答案,除非吃她一顆「鑽石糖」,才知曉人生的真相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分享任何想法與意見,謝謝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