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30日 星期三

早知道是這樣,如夢一場……我真的很佩服什麼狗的,想到哪句話就可以唱哪首歌。很好我想說的跟這無關。

昨天又跑去髒狠利房間睡覺,因為我房間的冷氣能夠開啟的週期幾乎變成四天了。
不知道是睡覺的地理位置太奇怪還是其他原因,就讓很少作夢的我作了奇怪的夢。對,我又把男生弄哭了,而且還是我常見到的那位……我明知道這樣講不對,我也忘記對方就在我面前。不過不管有沒有在我面前,我還故意要這講,整個就是,感覺很怪,不是我自己。
雖然夢醒了不知道為什麼眼角濕濕的--可能是罪惡感作祟吧,可是回想起來又覺得挺好笑的。記得以前補兒童美語的時候,把劉先生弄哭到被老師罵,這個實在是有夠智障的狀況。 很好,我又沒在反省了,這惡魔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分享任何想法與意見,謝謝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