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7月4日 星期六

好悶阿--

總之我現在人還沒回台灣,死在國外,大概下個禮拜二(7/7)才可能回到家。一堆跟別人約定好的事情都不能履行了,連我別有企圖想去補習的行程也被掃地。阿阿,好想抱怨出來阿,可是又會被說我「只會抱怨」,哀,無奈,對不起,我只是個小孩子。
我也想學開車阿,阿阿阿,乾脆學測就這樣隨便考隨便上了,或者連大學也不上?說不定我明天就死在自己的思想裡了。太多有可能的事情了。
對,有一點,我覺得我好邪惡,難道這一點只有我自己知道嗎?
我好想念巴辣,想把畫冊拿來再翻一翻,想把小說全部重啃一遍。不過現在不能,或者說是不行。我敢肯定,我上大學前是斷無聊的時光,也許只消小說陪我度過。就像現在,我脫離群體生活,我有我的小說陪我作伴。
這裡不能上日本網站,就算行,也開的很慢,台灣或英語系網站也開挺慢的。所以說嘛!為什麼最近看到小說都有提到「反共產主義」,MD,說不定我在繼續說下去,我的blog就會完完全全被封鎖了也不一定? 台灣的朋友們,我想念你們~~~~~有緣就在twitter與我相遇吧!(pennychang80)      嘿,我光是發這篇文就發了五次以上了,悶,也不給我發就是了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分享任何想法與意見,謝謝 :)